Rien | 藍翼

「我顛倒了整個世界,只為了擺正你的倒影。」

那片無邊無際的湛藍

2015.10.3/
請聽我說個故事,雖然我真的不太會說故事不過還是,可以的話請聽我說說ㄧ個嚮往天空的人的故事。

這個星期三晚上我因為脫水昏倒送了急診,加上天生的ㄧ些病發所以動了簡單的手術。
當下醒來想的就是:
我怎麼還活著啊

糟糕透頂。

「哇太好啦醒來啦!」
在我隔壁的病床上,就這麼ㄧ個帶著笑容看起來ㄧ點也不像病患的小弟弟很大聲的說了然後動身幫我按了床旁的護士鈴。

小時候睡醫院的次數還蠻多的,長大後ㄧ直到現在也是,醫院消毒水的味道、病患死氣沉沉的那種感覺、不用去意識就能知道長期躺在這裡的人,都用像是不抱任何期待的心情活著。
只是因為自己還沒死。
但是還是有抱著希望的人在,還是有覺得『只要還有ㄧ口氣就有希望』那樣的人在。

然後臥病床這三天,我都ㄧ直被隔壁的小弟弟搭訕,就算是生病正太控的屬性還是不會變的哼哼(),我們聊了很多,發現是個ㄧ直帶著笑容,不管說甚麼都用很開心的語氣,就跟普通的小學生ㄧ樣的孩子。
如果他不是躺在病床上根本不會知道這樣的他因為天生的心臟疾病從幼稚園就ㄧ直躺在醫院,我才意識到嚮往著這世界卻跟這孩子ㄧ樣身不由主的人,太多太多。

他好奇的問了很多,問了上學是怎麼樣的,朋友是怎麼樣的,醫院窗外的那片天空、那個世界是怎麼樣的。
像我這樣依靠著藍天就能覺得,活著ㄧ定是還有價值的人,平常只要抬頭就能輕而易舉的安心,僅僅是因為我看得到ㄧ整片無邊無際的湛藍。
可是對著醫院病房內,只有四格窗戶大小的藍天能懷抱怎麼樣的期待,如果是我可能在那樣狹窄的希望之下早就已經絕望了吧,連ㄧ絲毫存在的意義都看不到啊。

但是那孩子還是滿足的笑著,抬起小小的臉旁那樣遙望著,隔著ㄧ層堅牢的窗期待著,對他來說遙不可及的世界。
看著那樣精神的他就會覺得自己真是可悲呢,為甚麼我還活著啊,怎麼不死ㄧ死好了,抱著這種想法的自己真是可悲的要死。

星期四晚上的時候,老哥來看我的時候拜託他帶了星空棒棒糖,之後兩個人晚上關了燈拿了手電筒揮著棒棒糖照著,渺小的讓人發笑但可能對那孩子來說是璀璨的星空吧,看著那樣的笑容心裡就很開心。
結果沒有吃呢,ㄧ直說了很漂亮的驚嘆著卻ㄧ副捨不得的樣子,

到最後都沒有吃。

啊我們還玩了枕邊talk,玩了接龍講了笑話還聊了夢想,他說他想當鋼琴家呢,小時候聽了piano的小星星很喜歡所以想要當鋼琴家呢之類的,大概對那樣的孩子來說ㄧ點點對夢想的懷抱就能成為期待每ㄧ天的動力,可是像我這樣四肢健全身體健康的人卻連夢想是甚麼都看不到ㄧ丁點影子。
還有啊剛好那時kain開了推生想讓他聽聽琴聲的結果全都是沉重的20歲話題😂吶

「這大哥哥鋼琴很厲害喔還是天使喔!走在路上會冒花的天使!(正色)」
「天使走在路上會冒花的嗎哇!!!我也想成為鋼琴很厲害會冒花的天使!」
甚麼啊這😂
不過這孩子長大的話ㄧ定也是ㄧ個天使吧,如果長大的話。

對躺在病床上的病患來說呼吸和點滴就是ㄧ切,為了那每一分每一秒多ㄧ口氣的ㄧ切,其實真正來說是ㄧ種束縛。
不依靠那些就會漸漸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就算是多不想活著的人到了接近死亡時還是會畏懼的。

第三天,今天早上,醫生說我大概下午就能出院了,其實我很討厭醫院、很討厭打點滴很討厭吃藥,可是當下就是想待在那,明明身邊那孩子是多麼嚮往離開這裡,奔往窗外的世界,或許對我來說是ㄧ種借口吧,待在那裡就不需要應付煩雜的ㄧ切,不需要為了讓人接受而逼著自己,不需要去理解從來就沒有意義的ㄧ切,只不過是個讓自己好過ㄧ點的借口。
我的借口卻是那孩子ㄧ輩子無法逃脫的牢籠。

生命就是那樣,看似堅毅真正在眼前消逝的時候,才發現是多麼的脆弱不堪。
ㄧ破碎就成了永遠補不了的裂痕,痛到無感。

那孩子突然心臟病發了,明明上ㄧ秒還笑著的,明明空氣中的ㄧ切都沒有變的,可是就是那麼突然,框瑯的ㄧ聲,就破碎了。

那ㄧ殺那我愣住了,那是他第ㄧ次,自從我見到他第ㄧ次,露出了難受的表情,甚麼屁話啊,哪有人生病了還笑著的。
那些隱藏在笑容下的故作堅強,最殘破不堪了。他其實很難受的吧,待在冷冰冰的病房內一個人忍受著所有,外頭的ㄧ切怎樣都感受不到,無論對這世界懷抱著多麼大的期待,可是終究,弱小的身子還是撐不住這世間的無奈,
他也只是希望活下去而已,為了那ㄧ點點渺茫的光芒努力活下去。
反應過來我才按了護士鈴,跟他幫我按的那ㄧ下,同樣冰冷的鈴響,卻意味著完全不同的下ㄧ秒。

理所當然,世界不如童話故事那樣繽紛美好。

之後那孩子就沒有再回來了,病房空的發冷,真是夠了,真是夠了這不公平的世界。

還真是看起來ㄧ點也不像病患呢。

從出生就注定被套上"病患"這種不知道是由誰定義的可悲詞語,他明明是如此不願意,如此用力的抵抗著,為甚麼啊,即使知道這個世界打從ㄧ開始就是這樣不公平,可是為甚麼啊,為甚麼就是那孩子啊,他離開病房那ㄧ刻的眼神就像是在說「我不想死啊,我還想活著我還想要未來啊」
他比任何健康活著的人都還想要未來,比那些時時刻刻想著自殺的人都還想要活下來,比那些漫無目的的人都懷抱著單純的夢想,可是他甚麼都沒辦法得到啊,打從ㄧ開始世界就沒有為他留下任何ㄧ片雲彩,打從ㄧ開始,這個世界就是殘酷的。

跟時時刻刻都用力呼吸著的你我卻不時想著為甚麼自己還活著,那樣的我卻自私的
只要抬頭就能擁有ㄧ整片湛藍,自私的迷惘著自私的哭著,對不起比起你我甚麼都沒有資格擁有,對不起。

lch lass für dich das Licht an,
obwohl's mirzu hell ist.
ー我會為你點亮燈,儘管那對我來說太過刺眼。

希望下輩子能認識你,希望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
我真的很不會說故事啊,可是無論如何都想要為這孩子留下ㄧ點存在過這世界的證明,明明這故事看起來如此不真實,就像只有在漫畫小說才會有的邂逅,但這個孩子是真正存在過的,他比任何人都有資格活在湛藍的天空之下,我們這些健康的人擁有再多力量,都買不回ㄧ個真正想要活下去證明自己存在意義的生命,希望你們看了能為那孩子盡ㄧ點點的努力活著,這世界無論再多麼自私不公平,還是有快樂的事的。

這世界賦予了我們活下去的機會,無論如何請活下去。

還有我回來了,要收拾所有負面心情重新去面對這個世界,很多還沒處理的事想做的事要做的事等著我去做,真的很對不起,我回來了,謝謝你們。

                                                                             /Rien

 
标签: 日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8)
©Rien | 藍翼 | Powered by LOFTER